“福生无量天尊,师叔有令,弟子自然不敢相辞。”

    崆峒老掌门说的自然不是客套话,而叶清玄两人来此除却想要得到番天印之外,对于这两界镇封的秘辛自然也是好奇的很。

    现在得到了邀请,他们不愿做伪,自然也不会推辞。

    当然,在叶清玄的心中,还有一份对青成道人不放心的担忧在,是以他更是要跟进去看上一看,毕竟谅解阵风,事关重大。

    “好!你们且跟紧贫道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老道士大袖一甩,当先便向着轰然洞开,自洞中露出的修长黝黑的阶梯行去。

    “两位师弟,请?”

    青成道人看了一眼自家师尊的背影,脸上带着跳不出一丝错误的表情,伸手一引做出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叶清玄见此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点头,带着青源便向着洞窟的方向走了过去,但待到他走到近前,却同样也是一伸手,指了指洞窟的方向低声笑道:

    “还是师兄先请罢,到底我二人是外人,由你随侍在师叔身旁来的还是妥帖一些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青成道人的眼中明显显出一丝滞涩,旋即只能点了点头,笑着应诺,而后跟在自家师尊背后,没入洞窟之中。

    “师兄?这?”

    青源自然也能察觉出青成道人的不对,但他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叶清玄的作为,谁先走,谁后走难道不一样吗?这青成道人,总不能当着他师尊的面,偷袭自己罢?

    他可不认为那崆峒派的老掌门也有问题,否则就凭他玄仙九重的修为,只要一抬手就能灭了自己两人,又何必如此麻烦。

    “无妨,小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朝着青源笑了笑,叶清玄伸手曲指,在虚空之中连连弹动,然而一不见真元涌动,二没有剑气冲霄,这倒又是把青源看的有些莫名其妙,只是自家师兄不说,依照他的性子,也不会去多问就是了。

    崆峒派老掌门与青成道人先行一步,是以叶清玄两人需要稍稍放快脚步,否则这黑暗之中,极易失去跟随的目标。

    这阶梯似是呈螺旋向下形状,两人一刻不停,随着前方两个道士的衣袂不知走了多久,但这阶梯似乎没有尽头一般,

    眼中的景色,也渐渐的由朦朦胧胧变作了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而在这漆黑之中,唯有前方两人的衣袂才充盈着唯一的亮光,不由自主的叶清玄两人,便忙不迭的跟在他们身后,仿佛生怕跟丢了一样。

    突然两人警醒,尽管周遭黑暗,可这阶梯似乎并没有岔路,那自己心中的“恐惧”到底从何而来?

    这想法仅仅是在心头一闪,旋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,无他,只因在愣神的者一刹那,崆峒掌门的衣袂似乎又向前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,抱元守一,跟紧老道,切不可落后,否则便有大恐怖!”

    终于就在叶清玄两人要失去跟随目标之时,前方的崆峒老掌门,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般,稍稍停顿,旋即他的声音就传入了两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听见这声音,两人内心不由的一喜,旋即便要出声应和,可还不等他们开口,就听见前方青成道人,突然发出一阵闷哼,而就在这闷哼传出后,崆峒掌门的衣袂便彻底消失不见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便在两人眼中的唯一光明消失的同时,叶清玄与青源只感觉周身仿佛有无穷的压力向着他们镇压了过来,心中暗叫一声,脚下连忙发力,就想要上前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正如之前叶清玄猜测一般,这镇封两界的所在,乃是上古昆仑神山的一部分,除非成就天尊,否则对于武者的元神有着极为严重的镇压之力。

    甚至若是飞仙以下的武者轻易进入,都会被直接震碎心神,而后变作一具无想无念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这样的明悟,不知如何,非常突兀的出现在两人的心头,来不及细想其中的变异,叶清玄只想速速上前,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任凭两人快速前进,但之前一直萦绕在眼前的那抹衣袂却始终没有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“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被坑了?”

    师兄弟二人心中同时一紧,旋即扭头便朝着对方确认,然而不扭头还好,可扭头一看,叶清玄便看见原本跟在自家身旁的青源小道士,赫然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。

    脸上又哪里还有半分原本的神采,虽然还是那副模样,但无论是脸上还是眼底,都充满了浓浓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青源!你怎了?”

    大惊之下,张口便想唤醒自家师弟,可就在他开口的同时,一道犀利的剑光,便骤然在黑暗之中炸起,猛然朝着他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